•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spankingtube视频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3 18:52:57

spankingtube视频

十一月周末的早上,空气有点冷。辽市城市学院男宿舍里,只剩下陆川一个人裹着被子拿着手机查看‘美团跑腿’

十一月周末的早上,空气有点冷

辽市城市学院男宿舍里,只剩下陆川一个人裹着被子拿着手机查看‘美团跑腿’APP里面有没有合适他接的单子

  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种新兴职业孕育而生,跑腿员这种职业也就见怪不怪

只要你在‘美团跑腿’上定了单子,给与一定的报酬,跑腿员就能把你需要的事情完成

比如排队帮您挂号、把外卖送到家、替你表白或处理困难,这都可以

而陆川就兼职这个,好歹能趁着周末赚点外快

  在他查看APP里面各种单子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单子映入了陆川的眼帘

  挂单者要求在今晚十二点的时候,去市里的花店取一束花,趁夜立刻送到北山公墓的一个坟墓前!  这单子一看就跟恶作剧似的,本来陆川没有想接,而且报酬也不过才三十块钱

但陆川现在囊中羞涩,眼下又没有啥合适接取的单子,那个花店和北山公墓自己也知道位置,不算多远,索性就点击了接取的选项

  就是这么一点,手机不知道咋的突然就黑屏了!  搞不清状况的陆川用手指这么一个劲儿的点屏幕,就这么点着点着,冷不丁的,一股电流从手机顺着他点屏的手指钻进他的身体里,电的他身子一抖,脖子后汗毛倒立,本能丢掉了手机

  “卧槽!该不会自己这手机是个便宜的山寨机,质量不过关,出了啥漏电的故障吧?”  十秒钟过后,手机拿起来,过电之感不复存在

匆忙点开手机查看,发现手机没事儿,还是能照常使用

不过在查看跑腿APP的时候,这个APP突然换了摸样

原本是蓝色图标里奔跑着的小白人、变成了一个黑色云型图标

  “这什么情况?APP系统升级了?”  陆川愣了愣,但也没多心,直接打开了这个APP

  可是等他打开这个APP,里面的信息全都变了!刚才想要接取的单子也不见了,换了的几个单子让陆言完全傻眼了!  挂单者:刘本昌(地府阴鬼)

  要求完成事件:因为地府阴冷,求接单者找到其老婆王秋燕或女儿刘子歌,告知他们在刘本昌坟头烧去一些纸扎被褥

  地址:东快路北三胡同2-122号  完成报酬:“诅咒稻草人”一个

  ……  挂单者:卫玠(地府名鬼)  要求完成事件:生前相貌出众被处处围观,最终压力过大致死,人们说卫玠是被看死,就有了成语“看杀卫玠”

如今魂入地府,还不得安宁,被各路鬼魂围观,苦恼不已,求接单者在阴月初一或十五夜晚时分,十字路口处烧来一鬼脸面具,让其遮住容貌,早点解脱

  地址:任意开阔地

  完成报酬:朱颜果一枚+ 50冥币  ……  挂单者:牛头(地府鬼差)  要求完成事件:因地府工作繁重,无法脱身,求接单者帮忙前往北渔村龙王庙,摆上三牲三叩九拜,代谢庙中龙王当日之恩

  地址:辽市北渔村龙王庙

  完成报酬:恶魔猎犬(幼体)  ……  整个APP上也就挂了这三个单子,且全都是这些读起来莫名其妙的单子!  牛头?!  阴鬼?!  还有历史美男卫玠?!  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儿?!  该不会是我手机中病毒、系统错乱了吧?!”  当时陆川就想把这个APP给卸载了,可不管他怎么弄,这个APP就像是长在了自己的手机里似的,完全卸载不了

  更古怪的是,自己的手机原来只剩下了半格的电量,现在却变成了满格!细一看,整个手机也焕然一新,就跟新买的一样!  “这难道是……”  “卧槽!!!”  一瞬间,陆川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他心想,该不会这个APP是网络小说里的金手指?是直接连通地府各路鬼物的东西!自己真的走了好运了吧?  想到以前看网络小说里面的那些屌丝逆袭的事儿,陆川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再次认认真真的看了看这三个单子

  再次看完了,陆川发现,卫玠那个单子有时间限制,现在才阴历二十三,距离下月初一还得一周,所以做不了

  而牛头的单子买三牲得要钱啊!自己兜里就剩下十二块钱,这个单子肯定也是接不了的

唯一能接的,就是阴鬼刘本昌发布的单子

  东快路北三胡同2-122号?  刚好自己的学校离这里并不远,也就是帮忙递个话,不如自己接了,完成了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说

  直接点了接取单子,陆川立刻下了床,随便捯饬了一下鸟窝似的头发就匆忙出门

  刚从男生宿舍楼出来,眼前的两个挽着手走在一起的男女就让陆川脸上发苦

  那女的是陆川的前女友,名字叫夏颖,在城市学院也算是一个美女

陆川跟她处了半年,这中间,陆川往她身上没少搭钱,自以为遇到了真爱,可却连夏颖的手都没摸到

  就在一周前的那个网吧里,找机子经过一个包间,透过包间那门缝儿,陆川发现自己的夏女神居然跟学校一个富二代搞在了一起,更让他气愤的是,两个人居然在包间了做了那种不雅的动作

  当时陆川就气炸了,冲进去找夏颖理论,但人家根本就不正眼瞧他,说陆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啥的,反正说话挺难听的,事后还让那个富二代带着一群小兄弟一顿揍……  眼前这两个人虽然让陆川火大,但他不想搭理

曾经是自己瞎了眼,事过了也就过了

  陆川不想理,但人家却想揪着他不放

  “呦!这不是陆川吗?这大早上的咋滴?又去当跑腿狗吗?”夏颖挽着自己的男人一脸厌恶的看着陆川

  陆川兼职跑腿员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夏颖才说什么跑腿狗

  当时陆川只是挑了挑眉头,没搭理,跟夏颖擦肩而去

  看着陆川奔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夏颖冲着他不屑的大声道:“一辈子都是给别人当狗的东西,当初还妄图追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小颖,以后别跟这种贱狗说话,掉咱身份

”那个富二代鼻子闷哼道

  富二代这话一下子刺中了陆川某根神经,他停下脚步,慢慢转头对着富二代回道:“别以为有钱你就多金贵!”转过视线对准夏颖:“夏颖,总有那么一天,我会让你高攀不起!”  ……  离开了校门,轻吐了一口气,按着单子上的地址,很快陆川就来到了东快路北三胡同2-122号的门前

  这是一个典型大四合院,在高楼大厦遍及的辽市已经不多见了

可千万别小瞧了这种看上去很旧的四合院,据说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一定身价的

  “咚咚咚——”  “这里是王秋燕的家吗?”  “咚咚咚——”  “请问王秋燕在家吗?”  ……  陆川敲着四合院的木门连喊了几声,没多久,门吱的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儿

  女孩儿大眼睛,皮肤如雪,披着乌云般的秀发,一身藕色纱衫映衬出她完美的身材,只一眼就看的陆川愣了神

  “你好,请问你找谁?”女孩眉头微皱

  “哦!我找王秋燕,你该不会是刘子歌吧?”  “嗯?你认识我?”  “哦!不认识,就是知道刘本昌的女儿叫刘子歌,所以猜到是你

”  “你认识我爸?”  “那也不认识,就是刘本昌托我来带句话,提到了你和伯母的名字

”  “我爸托你带话?你脑子该不会进水了吧?我爸都死了三年了,托你能带什么话?有病吗?”眼前的刘子歌脸上带着一丝怒色,作势就要关门!  “等等!”  陆川赶紧阻止了一声,随即眼珠子一转,故意编话发火道:“靠!你…你以为我特么愿意来啊!要不是…要不是你爸连着三天托梦让我来给你们送消息,并告诉了你们家的地址和你们母女的名字,我才不会找上门呢!”  总不能告诉人家实情吧?所以在陆川看来,用托梦这个理由掩饰这一切应该在合适不过了

  陆川这么一发火,倒是把对面的刘子歌搞的一愣

  见刘子歌愣在了那里,陆川紧着道:“你爸托梦让我告诉你们,说地府阴冷,让你们在他的坟前烧去一些纸扎的被褥

”  “托梦?我看你是脑子发烧在说梦话吧?”不在发愣,刘子歌脸色挂着一层冰霜

在她看来,自己准是遇到了一个戏弄自己的傻叉了!  “反正梦里刘本昌的话我是捎到了,至于你爱信不信!”  不再去触人家眉头,陆川很果断的转身离开了……  路上,陆川赶忙拿出了手机,迫不及待的查看单子信息

结果发现,刘本昌的单子自己果然完成了,至于所谓的报酬,里面提示说被转存到了一个叫‘万宝仓’的地方

  按照上面的指示,陆川找到了那个万宝仓,发现所谓的万宝仓就是几个空格子,其中一个格子里果然放着一个稻草人

  当点击稻草人的时候,出现了两个选择,销毁、提取

  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提取的按键,陆川只觉眼前一道黑色的流光从手机里钻了出来

再看!在他面前不足两米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身上环绕着灰黑色气芒的稻草人! 看到这个环绕着灰黑气芒的稻草人,陆川眼睛一亮,一走一过就捡起了它

  当稻草人入手,脑子里突然就显示出了这样的一些信息

  物品:诅咒稻草人,乃是地府‘鬼稻芥’制作而成,一次性消耗物品,写下对方姓名,并和对方某些物品放在一起,心中默念所需诅咒的效果即刻生效

(诅咒强度和使用者自身魂力有关,持续效果48小时)

  诅咒?  这应该是祸害人的玩意儿吧?  这东西真的有用吗?  得知了这个诅咒稻草人的用法,陆川就合计,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怎么着也要试一试

  把稻草人揣进了衣兜里,再次查看手机的APP,发现,随着自己完成了一个单子,又有一个新单子出现了

  挂单者:刘德民(地府武鬼)  要求完成事件:本是武当门中弟子,因当年门中有变,遭歹人毒手,致暴尸荒野,未能入土为安

求接单者去往‘雁荡林’一处乱石成堆的山坳里,挖地三尺找到其散碎尸骨,不用找全

再寻一良地,挖坑埋骨,堆土做坟,刻碑名‘武当弟子刘德民之墓’,以了心结

  地址:任意良地

  完成报酬:武当派《内家拳法(一)》秘籍+ 30冥币

  内家拳法?!  这奖励看的陆川一阵眼热,再加上这个刘德民名字后缀为武鬼,意思可能是会武的鬼,而且他是武当弟子,估计这秘籍不应该是假的!  要是自己能学了,是不是能变得跟电视里一样,是个横扫八分的武当高手?  张三丰?  张无极?  木道人?!  这特么想想就兴奋!  到那个时候,若是富二代再来带人找自己麻烦,自己是不是就能打的他那群小喽啰满地找牙?  但问题是……  坟好堆,刘德民的尸骨也可以帮着慢慢找到,可石碑陆川他买不起啊!没钱啊!  眼下,没钱他真的是寸步难行啊!  这个单子看完了后,再看另外两个单子,依旧没变

这也让陆川总结出,这个APP就能刷出三个单子,每完成一个才能更新下一个

  现如今,一个单子有时间限制,另外两个单子都需要在有钱的基础上完成,陆川也就不在查看,索性关掉了手机,先回学校吃顿午饭再说

话说从他早上出门到现在,可是水米未尽,早就饥肠辘辘了

  回到了学校,吃完了午饭,陆川回到了寝室

因为心里老惦记着APP里的单子,陆川就在琢磨着,去哪里搞点钱,先把用钱能解决的单子给做了

  厚着脸跟宿舍里的室友借吧,陆川不好意思,而且宿舍里那几个渣渣经济情况他最了解,就算借,估计也借不到多少

  一连两天,陆川都因为没钱,看着APP里的单子直犯愁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这中间,他去了两趟雁荡林,在一个怪石嶙峋的山坳里,付出了磕破膝盖的代价,挖了两个一米多的深坑,真就找到了一些尸骨

这些尸骨被他小心装在了一个口袋里藏在了一棵树下,等需要的时候再取……  这天中午,陆川刚从食堂打完了饭菜坐下,饭桌的对面就坐上了一个女人

等他抬眼一看,一下愣住了,这女人就是住在那个老宅子里的刘子歌!  “你还真是让我好找啊!”刘子歌的眼睛笑的跟一对儿月牙一般

  “你说你找到?”陆川诧异的看着刘子歌那绝美的脸

  “要不然呢!要不是那天你去我家的时候,脚上穿的是咱们学校定制的训练鞋,我还真就不知道你也读城市学院咧

”  刘子歌口中的训练鞋就是陆川他们上大学军训的时候、学校统一发的鞋子,上面还写着‘城市荣光’四个字

当时很多同学都反映这鞋子老土,穿出去丢人

军训之后都把这双鞋丢了,但陆川却留了下来,也经常穿在脚上

  “你还真够细心的,你找我干啥?”  看了看周围,刘子歌示意陆川低头,然后拄着桌子凑了过去

  隔着桌子凑过去这个姿势,刚好能让陆川在平视的时候看到她的两团浑圆,当时就让陆川有些来电了……  丝毫没有察觉到陆川的异常,等挨着陆川耳根很近后,刘子歌吐气如兰道:“我的意思是,你前两天不是去我家捎话、说我爸托梦给你

让你告诉我们给他烧纸扎的被褥嘛!然后我回家跟我妈说,我妈信了你的话照做了

结果烧完了后我妈连着疼了半个月查不出原因的头疼病就好了!就在昨晚,我妈做梦还梦到我爸,梦里我爸说,让她有可能的话,感谢一下帮他跑腿儿捎话的那个人

”  “啊?!”陆川听了这话当时就愣住了

  “所以啊,我这两天一直在找你,可算让我把你找到了

话说……我爸真的给你托梦了?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有点可疑呢?”此刻,刘子歌眯着眼,像是想要看穿陆川

  “啊……啊!”  “就是你爸给我托梦啊,你不知道,连着好几天,我都被这个梦搞得夜不能寐,遭大罪了!无奈之下才去你家的,没想到还能让伯母头疼好了,真是意想不到啊!这是好事儿!好事儿!”  刘子歌的眼神看的陆川有些心慌,陆川心里清楚,自己突然得到了这个逆天的APP,可不能被别人发现了,只能硬着头皮就着托梦这茬继续掩饰自己

  “真的是我爸给你托梦了?”刘子歌发亮的大眼睛看着特别的迷人

  “那…那可不!”  说完后,陆川就有些心虚的低着头扒拉着饭

  也就在扒拉饭的时候,陆川四下一扫突然发现,周围的男同学一个个窃窃私语,有的眼神满是羡慕,有的却目露凶光,像是跟陆川有仇似的

  “卧槽!那小子谁啊?居然跟咱们校花刘大美人坐在一起吃饭,而且刚才两个人动作还那么亲密,什么情况?!”  “厉害了,咱们学校的刘大美人居然跟学校里的男同学吃饭!爆炸消息啊!这小子一定是个牛逼的大人物,没准儿家里有啥大背景呢!”  “我要是那个小子多好,刘大美啊!我的女神啊!”  ……  “麻痹!哪里跑来癞蛤蟆,咱们学校里的“贵圈”也没这号人物啊!居然跟我的女神一起吃饭!麻痹!你等他落单的,找个没人的地方,老子弄死他!”  “抢我的女神,给我等着,弄他带我一个!”  “带我一个!”  “我也要!”  ……  听到大家的议论声抨击声,陆川嘴角一阵抽搐

  “我说那个……那个刘子歌,你就是咱们学校名声在外的校花刘大美?”  “我吗?校花不校花我不清楚,但很多人这么称呼我,挺烦的

”刘子歌这话听着很真切,一点做作的味道都没有

  “这个……大姐,你能去别的桌坐吗?我怎么感觉,我快成学校公敌了?”  “咋了?怕了?”刘子歌眼神中带着一丝狡捷,随即自顾自的吃着饭,完全没离开的意思

  不得不说,刘子歌连吃相都透着一股优雅的美,那诱人的红唇在蠕动的时候闪烁着莹润的光泽,不由的都快让陆川看痴了

  “你吃你的,你傻看着我干啥?我脸上难道有东西?”  “不是,你太好看了,我看就看饱了,根本吃不下!”  “切,油嘴滑舌,男人果然每一个好东西!对了,不管怎么说,因为你,我妈头疼好了

这是我妈的一点意思,算是给你的报酬,总不能让你白跑一趟,也算抵消你这个人情

”从衣兜里递来了一沓钱放在桌子上,刘子歌对陆川白了一眼道,然后继续吃饭

  粗开了一眼,这沓钱怎么也有个小五千,当时有点小心动,因为他确实缺钱

但他知道,这钱可不能要

正准备拒绝的时候,找麻烦的人来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夏颖和那个富二代

  两个人凑到了陆川身边,那富二代先没有理陆川,而是挨着刘子歌搓着手讨好道:“刘子歌,你也在吃饭啊!要不然一起吧?”  “别打扰我吃饭!滚!”  刘子歌瞬间面如冰霜,跟面对陆川的时候判若两人

就一个滚字,吓得那富二代一哆嗦,也不知道刘子歌哪来那么大的威力

  赶紧从刘子歌的身边挪开,看了看食堂里众人奚落的眼神,有些挂不住脸的富二代像是撒气一般的走到陆川这边,掐着腰、自认为很潇洒的甩了下头发,耀武扬威的对陆川道:“跑腿狗,像你这种人不配跟刘子歌吃饭,滚远点!”  让人尴尬的是,在他甩头发的时候,从他头发上居然掉了一片白花花的头皮屑,一个有钱的年轻人居然这么邋遢,这看的陆川尴尬癌都犯了……  “让我滚?要是我没听错,人家让滚的人是你吧?”陆川皱眉看了看桌面上的头皮屑对他回道

  “陆川,你别不要脸,肯定是刘子歌妹子在吃饭,你死皮赖脸的跑来,人家懒得赶你走罢了!”夏颖阴阳怪气的对着陆川呵斥着

  还没等陆川回答,刘子歌就开口道:“没有,是我主动找他的!”  “啊?”夏颖脸成酱紫色

  “呼——”  与此同时,食堂瞬间哗然!  “你听到没有,刘子歌主动找那个小子吃饭!”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他居然跟校花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气死我了,我要跟他决斗!”  ……  刘子歌这个神补刀不仅挽回了陆川的面子,还让那个富二代和夏颖丢尽了颜面

  深深的看了刘子歌一眼,那富二代对陆川阴狠道:“行!你小子有种,你今天别让我在学校里逮到,要不然,我肯定找机会把你腿儿给打骨折!”  “是吗?别不小心自己腿骨折了!”陆川顶撞着,事实上,陆川还真就不信他敢在学校里把他怎么着了,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

  “夏颖,我们走!”富二代喊了一声,然后气哼哼的带着夏颖离开了

  等他俩离开,刘子歌对着陆川道:“我怎么感觉你们有仇?”  “算吧!那个女的是我的前女友,背着我跟那个富二代搞在一起

”跟着陆川又道:“刚才谢谢了

”  “谢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确实是我主动找你的!”  回了陆川这么一句,像是想到了什么,刘子歌又道:“对了,那个富二代叫孙胜,是咱们市孙氏集团的公子哥

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多少对他还了解点

话说那家伙可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他说把你打骨折这事儿,没准儿真的有可能呢!”  “把我打骨折?!”  突然间陆川眼睛一亮,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眯着眼道:你先吃,我去趟厕所!” 跟刘子歌打完招呼,陆川捡起了桌子上刚才孙胜掉下来的一块儿恶心的头皮屑,然后问食堂大姐要了一支笔,直接拐进了厕所

  趁着厕所没人,他拿出了那个诅咒稻草人,在稻草人上写下孙胜的名字,把他的头皮屑放在稻草人上,心里想着,诅咒这货立刻腿骨折!  当想法形成后,不到三秒钟,手里的稻草人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不见了

  深吐了一口气,刚从厕所回到食堂,陆川就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幕

  刚才还对着自己耀武扬威的孙胜,这会儿突然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腿哭爹喊娘着:“我的腿!我的腿怎么了!妈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哎呀我滴妈啊!我的腿折了!折了!”  孙胜这副模样,看的陆川心里激动的不行!  看来诅咒稻草人真的是有作用,那么如果自己得到了那本内家拳法秘籍,认真学习上面的功夫,是不是真的有一天就能练出了明堂呢!到时候功夫在身,有多少人咱都不怕啊!  正心里美美的想着这个的时候,刘子歌走了过来,当时她眼睛只放光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啊?”  “我总觉的你小子有问题,我刘子歌看人一向很准的

你老实说

那个孙胜腿骨折的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  “孙胜腿骨折了?怎么骨折的?”陆川装傻充愣

  “就在刚才,他嫌弃食堂伙食难吃,然后心气儿不顺踢了一脚椅子,跟着腿就骨折了

”  “那是他自作自受!跟我何干?我压根就没碰到他好吧!”  “是吗?”刘子歌眼神变得尤为的深邃,犹如化不开的深潭

  “干…干啥?用的着这么看我吗?刘子歌,你该不会是被我的人格魅力倾倒,然后爱上我了吧?”  陆川这话一落地,刘子歌收回目光,没好气的把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钱丢给陆川就离开了

  看着刘子歌惹人犯罪的背影,陆川额头上冷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

她是真怕这女人再问东问西,自己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边,孙胜正在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哭的那叫一个惨

那边,陆川掂量这手里的五千块钱,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

  既然人家给了钱,陆川就接了,就算借来周转一下也好

有了钱,他下一步就急着完成刘德民的单子

  在APP上接取了这个单子,陆川走出了食堂,朝着学校门而去

  路上,他给班里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帮忙请个假

在这个管理不算严苛的城市学院,请个假并不算多难,甚至逃课,老师也不怎么管,只要不挂科,一切都好说

  出校门拦了一辆出租车,陆川让司机师傅送他去最近的一家专门给人刻碑的店儿

  进店一打听,发现碑的价格并不相同

店老板说,墓碑越大,用的料越多,用的料越好,雕刻越复杂的价格高

   1.2米高二级汉白玉450元青石490元   1.5米高二级汉白玉580元青石650元   1.8米高二级汉白玉900元青石980元  以上价格都是没有配莲花座的价格,没有莲花座,墓碑可以直接埋进土地里,如果配上莲花座,价格要加150元左右

  看到报价,陆川想了想,觉得帮人了却心结这种事儿不能糊弄,索性要了最贵的那种配莲花座的

  因为陆川要现货,刻字需要时间,所以陆川就等了起来

在等的过程中,陆川去买了一把铁锹

  石碑刻好,一共1130,店老板要了1100,还亲自配车送

  跟着配货司机,司机师傅问他送到哪里,当时陆川想了想,就让他送到北郊的一个小山坡上

那个小山坡陆川知道,属于没人管的那种,而且这个地方,离自己藏尸骨的地方很近

  石碑卸了下来,等司机师傅走了,陆川先是取来之前藏好的尸骨,然后挖坑埋骨,堆土成坟,最后再立碑,足足忙活了到天快黑了,这活儿才算干完了

  立好了石碑,陆川还恭敬的跪拜了一番,好歹人家是死者,死者为大,起码的礼仪是得有的

  下山的过程中,他就等不及了,赶紧查看单子信息

发现单子已经完成,陆川心里那个激动啊,然后快速的查看万宝仓,果然在里面的格子看到了一本蓝皮书籍

除此之外,在万宝仓所有格子的最下面,出现了30这个数字,估计这就是附加奖励的那30冥币

  先不管那冥币是干啥用,陆川第一时间提取了那本蓝色的书籍

  当这本书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陆川都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内家拳法!希望别让我失望了!”  下一秒,陆川打开了书籍,想要查看书籍里的武功招数

可书籍刚翻开,突然就化为一道蓝光消失不见了!  “什么情况?”  “咋没了?!”  刚要急眼,他突然感觉到脑袋里一阵冰冷的气流传递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随即一串信息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内家拳法第一层,神凝意静,沉缓鬆净,不僵不拙,自然合度

首尾一贯,一气呵成,滔滔不绝,长如江流……  随着一连串的信息涌来,陆川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醍醐灌顶了一般

当时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了,就那么站在原地

  也就原地站了能有个三分钟左右,陆川突然感觉到丹田之处犹如翻江倒海,猛烈的翻滚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陆川完全被搞糊涂了,一点点的,他感觉周身血液在倒流,全身的骨头犹如断裂了一般,就连浑身的肌肉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无情的撕扯着!  陆川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发黑,感觉自己像是要死掉了似的

他想挣扎,想要大声喊叫,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做不到!  “嘭——”  不知过了多久,陆川大脑突然一片空白,紧跟着便人事不省,一头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川才睁开了眼睛,本以为会很费力的站起身子来,却发现不知怎么,身上的力气像是使不完一样,四肢百骸都感觉到好充实好充实!特别是丹田之处,感觉有一团气流在那里游动着

气流虽然很冰很冷,但是却让他感觉到异常的舒服

  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全身上下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节声响,整个人都变的轻飘飘的,走起来就跟踩着云一样

举手投足间,都能感觉到自己带动着一股气浪!  “我擦!这功夫不用一招一式的学?直接就传到了我的身体里了?”  虽然这个过程让他忍受了难以抗拒的疼痛,但结果真如自己想象的那样,他也知足了!  想到了这个可能,陆川心里就有些痒痒了

看到面前有一棵碗粗下的树,当时心想,尼玛,既然我神功在身,就试试这树我能能给他干折了,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按照脑海中的口诀心得,陆川气运丹田,然后控制身体里的这股气向着双拳涌去,随即大喝一声,直接奔着那棵树就狠狠的砸去

  “啪——”  双拳砸上去,预想的咔嚓声没有,反而自己的双手差点没废了!疼的陆川蹦起来老高,嘴都歪歪了

  待双手痛感慢慢消退,这才发现,双手肿的跟两个面包似的

  “我擦!这也不算神功啊,骗人啊!”  正有些失望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自己砸的这棵树上,树皮被震碎,锃亮的树干上,居然留下了两个拳印!虽然是两个浅浅的拳印,但也足以让他震撼

  再看地面,那原本清脆的绿叶,居然被震落了一地!      继续阅读,请戳左下方【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