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xinshangmeng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3 06:00:18

xinshangmeng

转载下万总写的文章

很早就想写一些关于个人对“相互保”的看法,因为最近秋招琐事颇多和自身懒惰,所以迟迟未动笔,早上起来瞅了一眼,已经有700多万人加入了相互保,可以预计不出数日,相互保必将成为一款千万用户级别的保险产品,大概率跃居为国内最多用户的保险产品

先简短的介绍一下相互保,相互保是信美相互人寿保险社(蚂蚁金服参股)与蚂蚁金服共同合作推出的一款保险互助计划,加入后即可享受最高30万元的重疾保障,所谓重疾给付,就是确诊即赔,与报销性质的医疗保险有一定的差别,这里不做更多解释

商业逻辑来自于对日常生活的深度思考,商业概念往往是日常生活的抽象化,本质上还是人的需求,从生活的角度切入相互保的真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举个生活中的例子:全国各地都有一个习俗叫做随份子钱,就是每逢婚丧嫁娶,亲朋好友,邻居乡里都会过来热闹一番,同时会带上礼金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今日的份子钱更多的是一种祝福,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日益丰富

追溯传统,早期的份子钱习俗都蕴藏着的相互保险的理念,在物质匮乏时期,人们往往通过这种份子钱的隐形契约搭起了一个相互保障计划

以婚事为例,举凡家中有青壮年结婚(当作:发生风险事故),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当作:损失),这个时候,亲朋好友和邻居乡里都会力所能及的出一份力(当作:损失分担),同时换来一份隐形的契约,即:未来当他们自己发生风险事故(婚丧嫁娶)时,其他人同样需要分担损失,这是一种很朴素的相互保险的思想,与现在的相互保险计划不同的是:因为关系链,血缘等关系,每个人的相互保障团体不可能完全相同,一个人可能加入很多相互保险团体,但是其本质上仍体现了相互保障的精髓

另外,这种隐形契约必然存在信用背书,不然根本不可能运行下去,这个信用背书就是宗族和社区两大因素,不管情愿不情愿,亲朋好友往往分担更多的损失(表现为更多的份子钱),这是因为宗族和血缘的有更大的保证力,谁都不敢轻易的去违背,这也可以解释另一个现象:一个人搬离原来的村庄后,大致上就脱离了原先的相互保险社,因为原先的社区信用背书约束力变弱

这种现象不仅盛行于东方社会,在西方社会表现的也很明显,由于传统文化的差别,西方社会的相互保险计划更多的是由社区教堂这一中心来承接,把社区教堂理解为一个保险公司,社区里面每个居民都作为相互保险团体的一份子,教堂会利用社区居民捐赠的资金、物质来资助那些生活贫困的居民,包括近代欧洲的黑瑞普和基尔特制度,本质上体现的都是相互保险思想,这里不多说,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了解

综上所述,所以,东方社会这种“无中心”的相互保障计划能稳步运行的核心因素在于血缘和地缘约束建立起来的相互信任,西方社会则源自于教堂,工会等中心组织的建立起来的相互信任,但是本质上,这种约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职业的变更,地域的搬迁慢慢变弱,直到消灭

商业的进步的表现就是解决那些传统制度上的bug,思想市场的发展推动了技术的发展

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资源流动的加快,人们发现传统的相互保险制度的约束力越来越差,信息不对称变得十分严重,这时候必须寻找更加具有权威的信用背书来解决人们的风险转移需求,于是一个中心诞生了---“保险公司”

保险公司建立一个大的保障资金池,资金池由每个个体事先预支的保险费构成,每个独立个体都可以和保险公司签订一份契约,契约规定,发生指定的风险事故时,可以得到对应的保险赔付

这种改变在于:由原来相互熟悉的亲朋好友和邻里乡亲互相签订的隐形契约变为每个个体与保险公司之间签订的契约,这种中心化的契约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具体表现为风险更大的个体往往要承担更大的保费,这种模式构成了现代商业保险的基础,然而这种模式也带来了很多问题

中心化的模式决定了契约的模式是由每个个体与保险公司之间订立,这就决定了保险费必须事先预支,然后保险公司在根据收取的保费提取相应比例的责任准备金,这里面就衍生出很多制度,比如责任准备金制度,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等

最核心的在于保费的提前预支这一前提,这一前提是保险公司经营的基础,也是偿付能力监管的前提,提前预支这一设定本质上存在反人性的设置,大多数人都是风险厌恶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行为金融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叫做“前景理论”,即大多数人面临损失时是具有风险偏好的,举个例子,很多人在赌博中输红了眼时,会选择梭哈剩下所有筹码,而且在赔率上会更加激进,期望通过一次赌博来赢得之前所有的损失

另外,卡尼曼也指出大部分人都是损失厌恶者,即损失100块钱会比得到100块钱痛苦的多

通过这两个理论,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让大部分人主动买保险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保险是一个无形的商品

因此,专业的保险代理人和保险经纪人队伍便慢慢的发展壮大了,在这里我将其理解为保险公司的前端销售,保险产品的设置决定了保险公司必须依赖于前端的销售队伍,根据现在的市场发展情况来看,很多中小险企的后端(即产品设计,开发部门)被前端绑架,部分中小险企的销售费用率接近40%,这也就意味着保险公司每收取100块钱保费,要付出40块钱的销售成本,当然这部分成本最终全部算在了投保人身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保险代理人年收入能达到上百万的根源

扣除这部分销售成本和保险公司的营业成本和利润,剩下的就是纯风险成本,这部分缴费比率叫做纯费率,大部分险种的纯费率大致在40%-60%之间,航意险的纯费率接近个位数,大部分都属于销售成本,即渠道费

因此,现代的保险制度虽然解决了个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但是这部分费用节省其实被转移到销售成本上,很多被前端销售绑架的中小险企甚至会付出更多的销售成本,导致承保业务出现亏损,而从投保人的角度出发,这种模式本质上并没有带来更多的消费者剩余

相互保会颠覆这一切吗?从人身保险的角度来讲,我认为是可能的,而且是很有希望的

因为相互保即解决了传统“份子钱模式”的信任链接弱的问题,也解决了保费提前预支这一反人性的设定,完全去掉了销售成本

更重要的是,相互保建立了一个相互保障的社区,有利于培养社区的同理心文明,因为一旦有社民不幸患上重疾,其他的社民都可以得知,并承担一小部分金额,我相信每个人都不会吝惜这一小部分金额,而且这种信息公开可以唤起人们的同理心,文明社会的很大程度上是同理心文明,从“轻松筹”,“水滴筹”可以看出人类是不缺乏同理心的

另外,所有的加入,理赔信息都是公开透明,并且记录不可篡改,加入的相互保险社民都可以申请成为监管者,从区块链的技术角度来看,相互保险制真正体现了区块链技术的精髓,现在大部分保险公司做的区块链产品多是私有链或是行业联盟链,而这种泛公有链的建立,相互保是第一家,每个加入相互保险社的社民都可以申请成为一个监管者即是一个节点,可以去验证信息的正确与否,核心的核保理赔工作还得靠信美相互去做,这种模式虽然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我个人也不赞同完全去中心化的模式),但是相比以往动辄40%的销售成本而言,只收10%的管理成本这种模式可以带来更多的消费者剩余,是投保人的福音

对于信美相互人寿而言,则可以完全摆脱销售前端的控制和偿付能力的监管,其本质上只是一个产品的设计者和管理者,完全是后端的工作,而且不承担任何投资风险(很多保险公司都用保费进行投资来弥补承保业务的亏损)

未来的保险公司怎么发展?谈谈我个人的一些思考,我认为相互保险在人身保险上的颠覆要远大于财产保险,根源在于,财产保险的道德风险要远大于人身保险的道德风险,大部分人不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财产保险的相互保险场景大概只能应用在同一标准体在同一时间遭遇同一风险的时候应用,比如国际货运,所有货物都在一艘船上,这个时候就可以用到相互保险,现在《海商法》中规定的“共同海损条款”即体现的是相互保险思想,我认为除此之外,在其他场景下,相互保险难以有太大的空间,当然,如果未来技术发展迅速,所有的汽车都改为自动驾驶,沿用同一AI驾驶算法,那么在车险上开展相互保险也是有无限憧憬的

总而言之,只要存在人为干预且不可监控的财产,就不太可能沿用相互保险这一设计,现实生活中大部分财产属于可以人为干预并且不可监控的财产,因此财产保险的市场空间仍然十分巨大,产品创意空间依然无限宽阔,而互联网保险公司拥有数据整合,分析,挖掘的优势,对于非标体财产定制化能力强,在这一方向无远弗届

可能未来财产保险的未来在于广大的中小企业,中国有上千万的中小企业,企财险市场占比低的原因在于非标体的风险判别上有很大的差距,成本巨大,但是如果接入更多维度的数据,建立机器学习的风险算法模型,通过数据处理能力和优质算法,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不仅需要大量的算法工程师不断的优化,还需要更多跨专业人才,跨行业人才加入到保险业中去慢慢沉淀风险定价模型

专业的互联网保险在这个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金融科技行业已经先行一步,未来的合作可能会更多的是“金融科技企业(风险定价)+传统保险公司(后端定制产品)”这种模式

未来就是,谁更有创意(保险产品),谁的算法更优(风险定价),谁就走在前面!回归到“相互保”,用蚂蚁金服的一句广告文案:从此,你我之间有了一毛钱关系!期待更多的玩法!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