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456fff.com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5 21:37:12

456fff.com

功能性物体以及我们使用它们的方式,可以指向一个大的时代语境,而敏锐的艺术家则能够通过这种指向性,进行发人深省的反思

挪威批评家Jorun Veiteberg认为关于手工艺与纯艺术分类,人们尤其对手工艺品的功能与材料产生态度

她进一步说功能性物体,被认为,必须受到功能的制约,所以这意味着它将永远不能将自己升华为纯艺术所标榜的智性产物的自由形式

她甚至给出一个公式:应用艺术-应用=艺术

这些话说得刺耳,但多少描述了一个现状

Antony Gormley就表示过,艺术它质问世界,因此将生活变得复杂,手工艺却让生活变得简单,使其过得有价值

甚至他曾提到过艺术是无用的,手工艺却是有用的

作为著名当代雕塑家的他,尽管在很多作品里折射了对现代主义的反思,但是他的这一观念也许还是隐藏着康德美学中对于“利益关系”的批判

康德首先从质的角度分析美,认为,凭借与利益无关的主观感受(快感或反感)而感到对象令人愉快,这种对象是美的

功能性物体,这一带有明确利益关系的东西,就这样牢牢固固地躺枪了

更没想到的是,现代主义过去那么久了,在强调观念而非形式的当代艺术语境下,它们有时还莫名其妙地躺着枪

因此,我们的探索并不是纠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算不算个艺术家啥的,而是针对于那些我们经常使用的、功能性的日常物体,研究研究如何能够利用它们表达意义,表达什么意义

同时,我们时刻注意的是,不能把意义“硬塞”到物体里去,让物体“反胃”的同时,意义也变得牵强,这样真的就呈现出一种“功能性制约”了

我觉得Grayson Perry的陶瓷罐子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对象

因为那些罐子被泰特的馆长称为“来自艺术底层的生命故事”

我就很好奇,这些生命故事咋就不是花瓶了吗?不是能插花吗?为啥就是当代艺术了?景德镇里那么多花瓶为啥就不是当代艺术啦?有没有考虑过一个罐子的感受?一个混沌的身份认同,什么时候自己是艺术,又什么时候是旅游纪念品?Perry花瓶上描绘的是他自传式的童年事件和性别歧视等图像信息

如果按照“应用艺术-应用=艺术”来看他的作品,花瓶,这一功能性物体制约了他的图像信息

那么他的画,如果画在帆布上是不是更加贴近人们愿意接受的纯艺术形式?这样他就不会发出那句“让艺术机构接受他做陶瓷和纺织品比让他们接受他是异装癖都难”的感慨

而花瓶这一载体是不是很多余?后来我在Perry谈自己作品的一段论述中找到了一种释怀:我的陶瓷作品,是一种游击性的策略,我想要制造一种视觉上,看起来绝对漂亮的艺术品

当你双眼接近时,可以看到人世间悲惨的一面

表面上看起来完美无缺,事实上在现实的社会边缘,却是令人伤感的悲伤角落

这样的处境和我打扮成女人的原因是一样的,当我自信心低落时,我便打扮成女人的模样

这种委屈和弱势的心情,刚好与被视为次等公民的女人形象相符,亦如陶艺作品,也常被看成是二流的艺术一样

这样看来,陶艺本身带有一定“二流艺术”的偏见,而Perry的个人经历促使他认为女性也被认为是一种“二等公民”

因此,他选择了一个二流艺术形式表达一系列二等公民的生命故事

这使得,陶瓷花瓶,这一功能性物体,为作品的观念叙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它恰当的展现出了一种身份认同

布尔迪厄指出劳动阶级人民是不接受康德式的纯粹美学的,他们希望每一图像都要实现一种功能

就像Perry的一件作品叫作“我是一个愤怒的劳动阶级男子”,就像我的奶奶那辈常说,你买这玩意儿有啥用啊!那么功能性物体本身,是不是也能展现出某一种身份认同呢?一种特别贴近我们成长经历的身份认同?一种社会高速发展中,仍潜在作用的身份认同?我对功能性物体的关注一部分来自手工艺的背景,同时,是不是也来自某种潜在的身份认同呢? 我在谢菲尔德的老师MariaHanson(由于她在教学中散发的母性光辉,我们私底下称她为圣母)的作品也刺激了我的神经

她的“WateRing”就是一枚银戒指,用银链子连接着一个银杯子,造型朴素到几乎以“原型”呈现出来

这个作品最开始源于一个叫“传家宝”的展览,它在2006年七月于St. Botolph’s教堂举办,作为当代首饰联盟会议“代人受过(承载这个罐子)”的一部分

当时的策展人伊丽莎白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1000年以后,考古学家将挖出和考察什么东西,我们留下什么样的人造物品能够讲述关于我们、我们的时代以及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 “圣母”的创作受涂尔干仪式理论的影响即,仪式是个体感觉与行为的方式被社会性地挪用或适应;仪式是一种活动机制,它被意图和执行活动所使用的物体赋予特征

那么她认为: 水是所有生命的源泉,水也是所有宗教仪式最基本的元素

如果仪式是个体感觉和行为的方式被社会性地挪用或适应,那么在我们的消费主义文化中,我们是不是能够改变人们看待一次性杯子的方式?在适当的营销下,我们能不能鼓励人们携带着属于自己的杯子?“WateRing”是珍贵的、亲密的和功能性的

它是一个既可以使用又可以佩戴的物体

它是身体和手的延伸

它可以一直被使用,可以传递给后代,并且提供一个关于我们自身的历史性的理解

我觉得她的创作不仅回应了策展人的问题,也非常有效地回应了鲍德里亚对于消费社会的那段论述: 在以往所有的文明中,能够在一代人与一代人之后存留下来的是物,是经久不衰的工具和建筑物,而今天,看到物的产生、完善和消亡的却是我们自己

因此,不难看出,功能性物体以及我们使用它们的方式,可以指向一个大的时代语境,而敏锐的艺术家则能够通过这种指向性,进行发人深省的反思

Hans Stofer是我皇家艺术学院的男神导师

我非常喜欢他的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有可能是他最“省事”的作品之一,“Jean的杯子非常糙地粘在了一起”

这个杯子属于Hans的朋友Jean

然后,它cei了,然后,Hans将它粘了回来,粘得还有点糙,然后维多利亚阿尔伯特美术馆(V&A)永久收藏了这件粘得很糙的杯子

可能很多人会惊讶,这件作品为什么能有如此的力量???而我觉得,就连这种惊讶,也属于这力量的一部分!看着他的这件碎杯子,我问自己,在这个被物品所包围的时代,当我们所使用的日常物品,它的审美、它的功能都消解了的时候,它还剩下什么??? V&A认为很多物品对于它的拥有者都有着强烈的个人意义,Stofer故意将杯子粗糙地粘结,暗示这个物品的力量其实来自其纪念属性而非审美上的完美无缺,同时,我们可以通过保护它的努力与尝试而提升它的意义

我又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件作品,深受启发

罗兰巴特指出,我们所使用的商品之间也有着内涵和外延符号系统,它们的外延通常没有太大差异,然而不同商品之间的内涵却可能完全不同

就好像办公室的椅子和故宫的龙椅,外延都是一把椅子,内涵却大相径庭

他也比喻这种符号意义上的运作是给事物罩上一层面纱——意象的、理性的、意义的面纱,创造出一种虚像,使之成为消费意向

而消费社会的理论描述出主体已失去了自己的主动性,成为了被符号操纵的对象

那么,Hans的这件简简单单的碎杯子却在这消费社会这种符号操纵下,提示了也强调出了主体与物品之间的个人的、情感的联系,从而在抚慰物品的同时,也抚慰了我们那若即若离的主体意识

因此,我发现隐藏在功能性物体的背后,有着跃跃欲试的强大潜力和说不完的故事,而我们作为造物人,就是不断地与物进行对话,让故事在对话中发酵

话题可以相当广阔,有时可以关于我们是谁,有时可以聊出关于时代的批判性反思,而有时这种聊天可以提醒着我们自身的存在,等等等等,然后通过“造物”将对话开放地呈现出来,等待着观者加入

我觉得功能性物体的一个优势便是,相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当代艺术”而言,它们可以自然而然地潜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提示着属于造物者、使用者与物体之间的说不太清、道不太明、讲不太完的故事

待续

敬请期待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